回忆:《连城诀》

印象中,这是唯一一本我完完整整读完的金庸小说啊。

作者:
kenkyoken
发表时间:
2012-06-11 06:06:47
关键字:
连城诀,人性,回忆
分类:
不求甚解

我的父亲是个武侠小说迷,当然也可以说的金庸小说的爱好者了,笔者喜欢金庸的作品大概也是受到他的影响吧。从小耳濡目染,通过电视剧,多多少少也算是了解了不少金庸的作品。但其实笔者对于阅读长编小说的兴趣不是很大,所以金庸的作品大都是断断续续地看的。印象中,这是唯一一本我完完整整读完的金庸小说。第一次阅读大概是在高一,那时候对于这本书的思考并不多,大概是人生阅历的不足吧。

现在想起来,那时看这书真的挺压抑的,看着狄云一步步地陷入冤狱当中,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不痛快。看到狄云遇到丁典那里稍微好一点,但之后丁典的死有一次让笔者感到非常压抑。

印象中,笔者看到下面这段的时候是哭了

突然之间,想起了几年前在荆州城万震山家中的事来。那一晚他给万门八弟子围攻,打得眼青鼻肿是不用说了,一件新衣也给撕烂了好几处。他心中痛惜,师妹戚芳便拿了针线替自己缝补。

脑海中清清楚楚地出现了那一日的情景:戚芳挨在他的身边,给他缝补衣衫。她头发擦着自己的下巴,他只觉脸上痒痒的,鼻中闻到她少女的淡淡肌肤之香,不由得心神荡漾。狄云叫了声:“师妹。”戚芳道:“空心菜,别说话,别让人冤枉你作贼。”

他想到这里,喉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塞着,泪水涌向眼中,瞧出来只是模糊一团,心想:“果然人家冤枉我作贼,难道是因为师妹给我缝补衣服之时,我说了话么?”但这数年中他多历风波险恶,早已不再信这等无稽之谈。“嘿嘿,人家存心要害我,我便天生是个哑巴,别人还不是一样的来欺侮?师妹那时候待我一片真诚,可是姓万的家财豪富,万圭那小子又比我俊得多,那有什么可说的?最不该是我那日身受重伤,躲在她家柴房之中,她却会去告知她丈夫,叫他来擒了我去领功,哈哈,哈哈!”

突然之间,他纵声狂笑起来,拿着羽衣,走到石洞之前,抛在地下,在羽衣上用力踏了几脚,大声道:“我是恶和尚,怎配穿小姐缝的衣服?”飞起一脚,将羽衣踢进洞中,转身狂笑,大踏步而去。

不过现在回想起来,其实整本书都在不停地揭露着人性最为丑恶的一面。戚长发可以用假剑法骗狄云十多年,万家为了戚芳可以设计陷害狄云。凌霜云她爸为了丁典知道的宝藏的秘密,可以活埋自己女人,甚至还在棺材上荼毒,花铁干可以为了生存吃自己好友的尸体,江湖中的人能够为了梁皇宝藏厮杀。如此种种,仿佛是在对现代人无利不起早,拜金成性,颠倒黑白,道德失范的控诉。想想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,我们这个社会上发生的各种悲剧。

戚芳嫁错给万圭,最后还是死在亲夫手中。丁典和凌霜华相恋,朝夕不得见,值得借花寄情思,最后也只能在黄泉相会。狄云和水笙到最后想要相宿相栖也只能隐居冰原。

掩卷三思,唏嘘不已。

评论

暂无评论